micro LED量产凉凉?事实要比想象更复杂

  2017年度评选盛典获奖揭晓 2018年商显市场最大的看点何在 小间距LED显示屏(www.szchengtong.com)年终总结

  

  自苹果公司进入micro LED显示领域以来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关于这一技术进展的“炒作”。不过,5月底来自友达的消息却并不“有好”。

  

  “没有时间表”的友达micro LED

  

  来自DIGITIMES报道,友达光电(AUO)表示,目前尚没有micro LED显示产品的具体路线图和量产时间表。一般显示行业内对“没有时间表”的认知是三五年之后才“有可能”落地的事情。友达这一表态,无疑与业内纷纷期待的micro LED早日突破“相距甚远”。尤其是当友达刚刚取得micro LED技术新成绩之后,这一表态更意味深长。

  

  micro LED量产凉凉?事实要比想象更复杂

  

  5月下旬举行的SID Display Week 2018展会上,友达展示了LTPS-TFT背板驱动的8英寸micro LED显示设备原型。该产品采用30微米的micro LED晶体,分辨率密度为169ppi。该产品几乎也是micro LED业内展示的技术等级最高的样品之一。

  

  友达技术上的突破,与“无量产时间表”的表态,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。这使得业内很多人士对micro LED的前途产生了担忧。

  

  micro LED 5大应用理应“区分看待”

  

  对于友达的新表态,笔者的观点是,过于乐观和过于悲观的态度,都不符合micro LED产业发展的现实。实际上micro LED技术的显示应用有高达5大种不同的类型,每种应用的难度也大不一样、市场进程更是千差万别。

  

  首先,第一大类是友达SID Display Week 2018展会所展示的这种中小尺寸显示应用:目标市场是手机屏幕,竞争技术是柔性OLED显示。对于这种应用,micro LED必须实现400PPI以上的分辨率、柔性屏幕、巨大的产出规模和经济性,才可能与正在蓬勃发展的OLED技术进行“市场竞争”。友达所谓的“没有时间表”主要是针对这一市场的产品而言。

  

  第二,micro LED也会被应用到更小的屏幕上。例如VR显示。这个领域的主要未来竞争技术是硅基背板的OLED。其核心技术特点是更高的PPI,甚至要达到2000PPI才能实现理想的近眼显示效果。显然,micro LED在这方面技术上的能力还不达标,量产也就无从谈起。

  

  第三,micro LED或许也可以应用到更大的显示设备,例如彩电之上。这种大尺寸应用中,micro LED的PPI像素密度不在要求那么高,现有技术完全能胜任。但是在液晶电视走向55-75英寸大尺寸为主导,OLED大尺寸化技术也不断发展普及的背景下,micro LED的成本经济性,在彩电领域是一个“大问题”。

  

  第四,micro LED可以应用在工程大屏幕显示市场。例如索尼2016年推出的黑彩晶LED大屏就可以认为是达到micro LED标准的产品。在超大显示面积的工程大屏领域,micro LED不需要与液晶、OLED等平板显示技术直接较量。因为后者的拼接显示避免不了拥有画面缝隙。同时,工程市场对micro LED产出的规模要求、经济性要求也更低。未来小间距LED显示技术从表贴向COB过渡,进而进入micro LED时代,是公认的路线图。——这方面其实已经在“量产之中”,只不过LED晶体颗粒并没有缩小到10-50微米,而是采用100-300微米的颗粒。

  

  micro LED量产凉凉?事实要比想象更复杂

  

  第五,micro LED技术还可以用于液晶背光源。台系厂商已经推出基于这一技术的电竞级别高端液晶显示器产品。理论上采用micro LED背光源的液晶显示系统,在色彩、HDR等方面渴望获得与OLED媲美的效果。在背光源市场,micro LED技术也被称为mini-LED:后者的含意主要是,LED晶体的颗粒大小和排列密度技术指标更宽松,这有利于micro LED实现“量产”。

  

  总之,micro LED的应用类型大不一样。PPI指标从近眼VR的一两千PPI到背光源或者工程大屏的几十PPI,技术难度差距非常大。面对如此宽泛的市场设定,micro LED产品显然不可能“一次性全线量产突破”。目前,背光源和工程大屏是micro LED相关技术“低水平起步和快速落地”的绿色利基市场。

  

  micro LED技术是台系厂商的“焦虑”

  

  在全球micro LED显示技术阵营中,冲锋最快的是台系阵营;号召力最强的是苹果。通过对整个显示产业体系的研究,可以发现这两个阵营具有“相似利益”。

  

  对于苹果而言,其在OLED屏幕上受制于三星供给,曾经长期无法采购到OLED手机屏幕。三星独家的OLED屏幕,在2010-2017年之间,成为三星手机最大的差异卖点。这是苹果在2013-2014年对micro LED进行评估后,决定进入这一领域的直接原因——即必须打破手机屏上的“对手阵地”。当然,苹果在屏上的努力,不仅仅是micro LED一个支点,在OLED屏上其与LG等企业的合作也是大手笔的。

  

  对于台湾省显示产业而言,在液晶时期曾经取得全球第二的“优势位置”。但是,近年来在新技术和新产能投资上却显得“有心无力”。在OLED和大尺寸液晶产品上,已经被我国大陆地区超越。这种背景下,台系显示产业链,希望通过构建一种虽然小众,却技术壁垒更高的产品,即micro LED实现“差异化发展和生存”。或者说,对于台系面板业、显示阵营,micro LED这个选择不是“最优解”,而是“无奈解”——其中不发“竞争压力下的焦虑感”。

  

  由上分析可以看到,无论是苹果的micro LED还是台系的micro LED都有“突围工具”的特色。这个特点的反面则是,micro LED不是大众显示市场的主流:更多的显示巨头在资金实力允许的背景下,更愿意发展OLED和大尺寸液晶产品。后两者上,仅仅大陆地区最近三五年就有四五千亿的资本投入。

  

  以上这个观点的另一个表现是,在OLED和液晶上面实力雄厚的企业,介入micro LED市场,则更多的主打”工程显示”——比如三星和LG,就围绕大屏工程完整布局了micro LED和小间距LED显示屏。在这些品牌看来,micro LED不是与OLED、液晶竞争的,而是更多的在OLED和液晶“做不好、做不了”的领域进行补充。

  

  micro LED未来怎么走:还看工程大屏

  

  2014-2017年以来,小间距LED显示市场的增幅都在60-80%以上。2018年仅国内小间距LED显示市场的规模就渴望达到百亿元。且随着智慧社会、大数据和智能产业的发展,工程大屏显示的未来成长还会“更美好”。

  

  建立在这一市场认知之下,笔者认为目前micro LED最好的出路就在于工程大屏市场。这个市场中,micro LED不需要极高的PPI指标——高PPI是micro LED显示技术最大的难关;同时,也可以告别OLED和液晶的“正面竞争”——这是micro LED技术最大的竞争压力;甚至,工程市场micro LED的应用不需要太高的经济性——每平米成本如果能下降到三五万(对应的液晶显示产品则是2000元),就能大量普及化。

  

  对于一项新的显示技术而言,它的成长前景不仅仅取决于“技术性”的因素。也取决于竞争性的因素和市场承受力的因素。在工程市场中,micro LED固然发挥不出它固有的“极限性能”,但是却具有竞争性因素和市场承受力因素上的“可行性”。

  

  后者就如同目前台系企业推出的micro LED(MINI-LED)技术的液晶背光源显示产品:适当放低技术门槛,寻求市场的可行性。——但是,液晶背光源市场终归不是一个“长久市场”。在液晶向OLED过渡的大趋势之下,背光源类的产品是没有“战略性前途”的。背光源市场micro LED的应用,只能作为短期策略、第一桶金和为进一步创新赢得机遇的权宜之计。

  

  亦是说,在常规显示市场,micro LED无法回避与OLED的正面较量。而在OLED先发的投资、规模和成熟度优势之下,micro LED阵营的前途并不乐观。反而是,在全球工程大屏市场,micro LED可以“无对手”的自发前进,拥有更好的未来。

  

  笔者相信,以上的种种分析,友达定是更为详识,这也就构成了友达对“直面OLED和液晶竞争的micro LED产品类型”,“即有技术研发”、却“无量产时间表”的态度。而另一方面,2018年COB-LED大屏产品正处于风口浪尖,micro LED等更先进技术的导入恰逢其时:micro LED在工程大屏市场率先落地前景可期。(来源:投影时代)


室内led显示屏 2018-6-26